于多伊商场负责人
滑雪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

雪具店老板与迪卡侬的冰雪奇缘

加入迪卡侬之前,我只在迪卡侬大郊亭店买过一根跳绳。当时只是觉得迪卡侬的购物形式很新奇,所有的运动都在这里可以找到,这里是一个超大的运动体验中心而已。

你们一定很好奇,我是如何从迪卡侬的用户变成迪卡侬的员工的?

雪具店里来了一位“观光客”

作为一个在英国求学的四川人,我非常不理解一到冬天,同学们都会背着雪具出门滑雪,有些甚至逃课去国外滑雪。

直到21岁生日那天,我也迷上了这个“白色鸦片”。

21岁毕业那年,我回到北京, 在乔波滑雪场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离心力,滑雪界有一句名言“先会摔,而后能滑”,第一次滑雪的我,免不了摔得屁股疼,但那种可控又不可控的力量,让我上瘾。

商业摄影专业出身的我,决定放弃本专业,开始滑雪。

于是我借了一笔钱,在雪场边开了一家雪具店,和让我上瘾的滑雪在一起。我对每一位顾客都很热情,因为我知道,雪具店必须每天都盈利我才能还清债务。

有一天,一位顾客进入我的雪具店里,他是一位滑雪初学者,我用心为他做了四十分钟的产品介绍,但他就这样走了,没买任何东西。我有些不甘心,想着如何能让他再进入我的店里。

于是,我拿着我的滑雪板出门找他。在滑雪场上碰到了这位顾客,我耐心教他如何滑雪才能不摔跤,教他正确的滑雪姿势。

我带着我的滑雪板回到了店里,没想到这位顾客真的回来了,他在我的店里买了很多滑雪装备,结账时他问我:“你冬天开雪具店,夏天做什么?”我说:“夏天会出去潜水。”

 “你夏天来迪卡侬吧!”这位顾客说着,并掏出一张名片给我,上面写着“迪卡侬北京大郊亭店店长”。他邀请我去迪卡侬面试,接过名片的我并未在意这份邀请,随意应和了一声:“好的。”

我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……

咖啡厅里再遇“观光客”

时隔一年,我和小姐妹在北京某间咖啡厅里喝咖啡,小姐妹告诉我,对面有个人盯着我看了很久,我很奇怪,回头看了看,并不觉得我跟他有什么联系。他径直走向我,轻声地问:“你怎么没来面试?” 

我蒙圈了,怎么也想不起我有个面试这回事,但眼前的这个人又似曾相识。我努力回想着,他曾经在哪里出现过。

思绪被拉回到了一年前,当初敷衍地接过这个人名片,曾经敷衍地答应过去迪卡侬面试,我的这段记忆早已模糊,可眼前的这位店长依然记得我,依然坚定地邀请我去面试。我想,再忽略这份邀请的话,我会后悔。

便决心去大郊亭面试,很顺利得通过了。2011年,我成为大郊亭店的一名运动负责人(管理岗),开始了我的蓝血人生涯。

直至今日,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,感谢他带我进入迪卡侬,分享给我工作上的干货。

“欢迎你回来”

2013年,因为家庭的原因,我不得不离开北京,离开迪卡侬。带着些许遗憾,带着迪卡侬给我的美好回忆,我继续着我的运动生活。

两年后的一天,正在冲浪的我,收到迪卡侬同事的一条微信:“你的家乡成都天府迪卡侬有一个工作机会,你愿意来试一试吗?”我欣喜不已,这次并没有敷衍,坚定地想重回迪卡侬。我立马到成都天府店再次面试,很幸运,我又通过了,成为成都天府店的一名运动负责人(管理岗)。犹然记得,回到天府店的第一天在楼梯口碰见迪卡侬西区区域经理Dorothy。在那之前,我和她从未见过面,但Dorothy第一次见到我时便跟我握手说:“欢迎你回来。”我内心像是被弹动了一下,微颤。

在北京,就算仅仅见过一面,就算时隔一年,店长依然记得我。在成都,就算素未谋面,就算离开了迪卡侬2年,依然有人记得我。迪卡侬就是这样一家以人为核心的公司,它重视每一位员工,这种归属感,和家一样。

共享运动欢益

在天府店工作8个月后,我有机会到贵州负责遵义路店的新店开业。我到了人生中第三座有迪卡侬的城市生活。

在贵州开始了又一次的迪卡侬之旅,在这里又和一群热爱运动的人相遇,他们真诚善良,乐于助人,我为之动容。

在我的印象里贵州有很多偏远地区,那里的孩子没有很好的条件享受运动的快乐。遵义市凤冈县高坝小学就是这样一所学校,一个只有3个年级的学校,那里的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儿童,他们都热爱运动。我的同事提出想帮助这些孩子,让他们也能享受运动的快乐。店里的伙伴们,一拍即合,建立微信公众平台“繁花卉”,发起捐助,为山区的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温暖,适合孩子阅读的书籍还有冬衣……这个公益项目得到公司和当地政府的关注,越来越多的人来帮助这些有运动愿望的孩子,为他们提供足球运动装备,让他们在运动场上欢乐地踢足球。原来只有3个年级的学校,现今已扩充为5个年级。

迪卡侬的宗旨是让最广泛的大众,同怀运动愿望,共享运动欢益。在这些孩子的脸上,我们看到了坚持的动力。